2018年全年停业P2P我们得到了什么教训呢

282 人阅读 | 时间:2019年01月10日 14:46

自去年5月以来,我市多家P2P网贷平台出现无法兑付问题,造成投资群众经济受损。在上级公安机关和市委市政府的统一部署下,深圳警方成立涉众型金融风险应急处置领导小组,认真履职,积极应对化解风险,全力开展刑事打击和追赃挽损等相关工作。截止目前,全市公安机关共对62家网贷平台立案侦查,完成相关案件追赃挽损折合人民币23亿余元。


工作措施


一体运作


深圳警方从全局各警种抽调精干警力组成金融风险防控攻坚队,与各区公安分局捆绑作战,全部沉入基层一线,批量化、集约化开展涉网贷平台案件侦办工作。目前深圳警方共对62家网贷平台立案侦查,对190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开展“猎狐”追逃,从境外抓获9名涉网贷平台犯罪嫌疑人。


全量接警


一是开通全天候报警绿色通道,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局、各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中队)及派出所等各级公安机关,对涉深圳市网贷平台报警不分辖区、有警必接。


二是研发微信报警小程序,于2018年9月14日正式上线深圳经侦互联网金融平台投资人报警登记系统,实现涉网贷平台一键式报警。截至目前,超过1.8万名投资人登记了相关信息,超过60家P2P平台可供查询及报警登记。进一步方便群众对网贷平台的投诉、举报和控告,充分保障投资人合法权益,提高案件侦办效率。


主动发声


针对相关涉网贷平台案件,坚持主动“发声”,通过案情通报会和自媒体通告等各种方式,打通与投资人沟通渠道,适时公布案情进展,对重点平台和案件至少每周通报一次,消除投资人疑虑,先后向投资者当面通报40次,通过相关微信公众号通报177次。


追赃挽损情况


深圳警方以最大限度挽回人民群众损失为工作重心,依法查封、扣押、冻结涉案资产,并协调各区金融办设立专案专款专户,用于归集、偿付涉案资金。在案件侦办中探索新路,在刑事打击中重拳出击,全力做好追赃挽损工作。截至2019年1月9日,全市公安机关完成相关案件追赃挽损折合人民币23亿余元。


对涉案财物的处置,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五条第四款:查封、扣押、冻结的涉案财物,在诉讼终结后,返还集资参与人;涉案财物不足全部返还的,按照集资参与人的集资额比例返还。


开创“治疗式”打法


深圳警方从最大限度维护人民群众合法利益出发,在案件办理的同时,维持涉案公司的正常办公,但停止其违法业务,并督促其协助警方追回各个环节涉案赃款,稳定推进追赃挽损工作。


严厉打击恶意逃废债


在涉案网贷平台风险爆发后,部分网贷平台借款方借机不履行还款协议,走向恶意逃废债之路(指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还款义务),严重阻碍了追赃挽损工作进度,并加剧其他网贷平台风险爆发。此类情节严重、经催收后仍不履行还款协议者,涉嫌构成非法集资共同犯罪。去年11月,深圳警方派员赴外地将一名欠债高达800万元的“老赖”押解回深圳,检察机关已对该名“老赖”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批准逮捕。在打击恶意逃废债行动中,共处理15名涉嫌恶意逃废债的嫌疑人,涉及11个网贷平台,追回欠款4亿余元。




(警方将欠债800万元“老赖”押解回深)


严厉打击违法职业投资介绍人


P2P网贷行业中存在职业投资介绍人,其积极参与和推动网贷平台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业务,并收取平台的高额返利,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涉嫌构成非法集资共同犯罪,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去年,深圳警方将一名高级违法职业投资介绍人秦某抓获归案,检察机关已对秦某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批准逮捕。


警方提示


请广大市民群众理性投资,增强防范非法集资风险意识。受害投资者可通过关注深圳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局微信公众号“深圳经侦”提供相关线索,进行报案登记。对已立案侦查的网贷平台,投资者可通过公众号及时关注警方案情通报了解案件进展;同时应通过合法途径表达诉求,不得妨碍社会管理秩序,违者将由公安机关依法予以处理。


深圳警方已将网贷平台借款人逾期欠款信息全量接入深圳市互联网金融协会、百行征信有限公司,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借款人恶意逃废债不仅要承担逾期罚息,同时还会受到信用制裁。情节严重者涉嫌构成非法集资共同犯罪的,公安机关将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警方将持续开展境内追逃、境外“猎狐”行动,推进追赃挽损工作。对投案自首、主动退还违法所得的在逃嫌疑人,根据宽严相济原则,公安机关将依法予以从宽处理。

去年行业集中性风险事件爆发,上千家平台从行业消失,不少出借人损失惨重。鉴于此,本文节选网贷之家日前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络借贷行业年报(完整版)》重要章节——2018年停业及问题平台分析,尝试从问题平台的概况、特征以及背后原因等多角度深入研究解析,希望能给到所有行业参与者一些思考,尤其希望能给予出借人一定的风险提示。

停业及问题平台总体情况

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全年停业及问题平台总计为1279家,相比2017年同期增加了556家,不过仍少于2015年的1291家和2016年1721家。其中问题平台数为658家,较2017年同期大幅上升195.07%。截至2018年12月底,全国累计停业及问题平台达到5409家,其中问题平台为2661家。(注:部分停业及问题平台发生在历史期,由于对历史数据作回溯处理,因此导致累计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有所调整。)

2018年全年停业P2P我们得到了什么教训呢

从上述数据来看,2018年问题平台数并非历史最高峰,但2018年问题平台的影响却是最广的。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问题平台涉及贷款余额超千亿元,达到1434.1亿元,远超此前问题平台累计涉及贷款余额总和。截至2018年12月底,问题平台历史累计涉及的出借人数约为215.4万人(不考虑去重情况),涉及贷款余额约为1766.5亿元,占历史累计成交量的比例约为2.20%。

2018年全年停业P2P我们得到了什么教训呢

停业及问题平台地域分布

从地域分布来看,这1279家停业及问题平台分布在29个省市,有4个省市2018年停业及问题平台超100家,其中2个省市问题平台超100家。

浙江省出现的停业及问题平台数最多,有299家,占停业及问题平台总数的23.38%,其中问题平台有211家;其次是上海,有233家,其中问题平台132家;广东排名第三,2018年出现的停业及问题平台数达180家;北京2018年停业及问题平台173家,排名第四,其中问题平台有85家。这四个省市的停业及问题平台总和占停业及问题平台总数的69.19%。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2018年停业及问题平台主要集中在北上广浙四地。

2018年全年停业P2P我们得到了什么教训呢

各月停业及问题平台分布

从2018年各月停业及问题平台走势来看,1~5月P2P网贷行业处于平稳期,但从6月开始行业风险事件爆发,停业及问题平台暴增;6~9月单月停业及问题平台数均超过百家;7月达到全年最高峰,停业及问题平台数达到289家,其中问题平台数更是达到历史单月问题平台的最高峰,为194家。不过随着监管政策的密集出台和合规检查的有序进行,四季度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有明显减缓趋势。

2018年全年停业P2P我们得到了什么教训呢

停业及问题平台事件类型

根据事件类型,将停业及问题平台分为停业、暂停发标、转型、提现困难、经侦介入、跑路及网站关闭七个标签。本报告中停业及转型包含停业、暂停发标和转型三个标签;问题平台是指提现困难、经侦介入、跑路和网站关闭四个类型平台,其中提现困难包括发布延期兑付公告的平台。

从2018年停业及问题平台事件类型分布来看,停业及转型平台占比为48.55%,问题平台占比达到51.45%,其中问题平台又以提现困难和经侦介入为主。

从具体细分标签来看,停业平台占比为29.24%;提现困难的平台占比为24.24%,共有310家平台,这类平台多表现为由于资产大面积逾期而无法如约兑或平台进行清退,分多期进行兑付偿还;经侦介入类型的平台数量占比为19.08%,这部分为平台被警方进行立案处理,并多以非法吸存或集资诈骗罪名立案侦查;有234家平台暂停发标,占比为18.29%,这类平台多为停止发标超2个月的平台;网站关闭、跑路和转型的累计占比为9.15%。

2018年全年停业P2P我们得到了什么教训呢

问题平台正常运营时间

从停业及问题平台运营时间来看,正常运营4年以上的老平台宣布停业或出现问题的占比最高,为30.42%;其次是正常运营3~4年的平台,占比达到28.85%;正常运营1~2年和2~3年的占比分别为19.78%和16.73%;正常运营不到一年就宣布停业或出现问题的平台数量占比最低,仅为4.22%。总体来看,2018年停业及问题平台正常运营时间多在3年以上,这主要与2015年及以前上线运营的平台较多有关。

2018年全年停业P2P我们得到了什么教训呢

暴雷潮发生的原因

自2018年6月起,P2P网贷平台风险事件不断发生,“高返”平台和“企业贷”平台集中暴雷,“融资雷”、派系平台背书失灵等现象频现。而出现此次暴雷潮有多方原因,既有整个宏观经济环境的因素,又有行业中观和平台微观自身存在的问题,具体有如下五点原因:

第一,从外部经济环境看,整个社会宏观经济承压、市场资金流动性紧张以及金融去杠杆综合因素,导致企业债务违约率上升。

第二,恶意逃废债和黑媒体的恶意炒作加剧了市场的恐慌情绪和P2P网贷经营环境的恶化。

在此次雷潮中,部分借款人潜入出借人群里,恶意煽动情绪,制造恐慌,试图利用平台暴雷、清盘后的混乱恶意逃废债,而这一行为加速了P2P网贷平台风险的爆发和进一步加剧了P2P网贷行业经营环境的恶化。另外,在此类雷潮中,有部分自媒体大肆宣传负面舆情,甚至有部分黑媒体恶意夸大事实、散布假消息,并以此牟利和赚取眼球,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加剧了市场恐慌情绪。

第三,行业资金流动性出现问题。

由于行业风险事件不断爆出,特别是知名度较高的平台出现问题,出借人信心大幅下降,造成资金出逃,平台流入资金大幅度减少,在流动性紧张的背景下大量平台无法坚持运营,部分自融的平台尤其明显,资金链断裂后出现提现困难或跑路等恶性退出的情况。

第四,此次暴雷潮的核心原因在于许多平台的不合规运营。

此次暴雷的平台中不乏自融、虚假标的、资金池等庞氏骗局的平台,而这类平台在监管趋严和流动性趋紧的情况下难以为继;问题平台中不少存在着不合规的产品,存在期限错配的可能性,以集合理财计划为例,目前不少平台的集合理财计划是将期限较长的标的匹配短期资金,以债权转让的名义进行变相期限错配,并且理财计划的退出主要通过债权转让实现,而债权转让的退出速度是由市场行情决定,如果没有人接盘的话,可能就会出现长时间退不出的情况,如主打活期理财产品的平台,一旦出借人集中赎回极易造成兑付困难,加速暴雷。另外行业中还存在长期高返、自担保、信息披露等不合规现象。

第五,未开展健康、良好的出借人教育。

在近期的平台清盘公告中说明流动性枯竭之前通常会说因出借人提现挤兑导致。而出借人之所以会出现挤兑,是因为目前行业未开展健康、良好的出借人教育,平台并未充分提示出借风险和未做好完全透明化的信息披露。而大部分出借人由于专业性有限迷信标签,在行业风险事件频发时无法辨别市场波动对于平台的实际影响,进而容易引发羊群效应。


评论专区
  • 昵 称必填
  • 邮 箱选填
  • 网 址选填
◎已有 0 人评论
搜索
作者介绍
二维码